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明星写真

卡神出马,施瓦辛格T-800最后一次归来

发表时间:2019-11-04


在众多影迷心目中,经典“终结者”电影只有两部,分别是1984年的《终结者》和1991年的《终结者2:审判日》,这两部作品都出自詹姆斯·卡梅隆之手。


等了28年,卡梅隆终于带着原班人马重新回归,这次,他担任了《终结者:黑暗命运》(后简称《黑暗命运》)的编剧和监制。即是说,从剧本到质感,影片会很大程度保有前两部终结者电影的味道。


要说到《黑暗命运》最大的卖点,当属“有生之年还可见”的情怀——该系列的两大核心主演回归:施瓦辛格再次出演终结者电影,本身就意味着圆满,他让终结者成为影史上最经典的银幕形象之一,终结者也让施瓦辛格变成好莱坞最炙手可热的动作巨星。另外,饰演莎拉·康纳的琳达·汉密尔顿归来,要知道汉密尔顿已经息影多年,还是“前夫”卡梅隆亲自出马,多次软磨硬泡才说动她回心转意。


口碑方面,这部电影在豆瓣平台已经获得了8分高分,这也是终结者系列影片千禧年后评价最高的一部,更算是近年来水准较高的科幻电影。票房分析师罗天文称:“近日影市因为《少年的你》出乎意料的爆款被带动了不少观影热情,影市也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好莱坞大制作,上一部商业大片要追溯到暑期档的《速度与激情:特别行动》,《黑暗命运》无疑是今年国内科幻动作商业大片的压轴大戏,很多观众也翘首以盼,有望超过系列前作,成为内地最卖座的终结者影片,也有希望进入10亿俱乐部。”




老熟人回归

阿诺&琳达28年后重聚首


28年后,阿诺、琳达、卡神铁三角回归,这一次,施瓦辛格用行动实现了自己那句“I'll Be Back”的诺言,如今他已经72岁了,此次施瓦辛格饰演的T-800以须发皆白的形象出现,过起了隐居山林的退休生活。不过,这也应该是阿诺最后一次出演终结者了,在电影里这次将会说“I won't be back”。米勒表示,“这次的阿诺,绝对是你在同系列其他电影中没有见过的形象。”



阿诺·施瓦辛格(饰演T800):拍《终结者》时我们度过了很多美好的时光,拍第二部时,我们一起接受了很多训练,武器,还有体能。我和卡梅隆以前经常参加一个摩托车比赛,有次他获胜之后非常兴奋,一起吃了早饭后他问我,我们再合作拍一部《终结者》电影,你觉得如何?当时我的反应是“再拍一部,你是说真的吗?”他不仅把剧情讲给我听,还告诉了我汉密尔顿也会回归,他也会做制片人,所以我欣然同意了,这也被证明是一个非常棒的决定,最终也拍出了一部优秀的电影。



琳达·汉密尔顿(饰演莎拉·康纳):卡梅隆费了很大功夫说服我演这部电影,事实上我一直认为原本两部电影已经把故事讲完了,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要说的。个人来说,我希望扮演一个新的莎拉·康纳,但过了这么长时间(几乎是一代人的时间),能够让大家再看到她对我来说很有意义。我突然也想去填补这28年发生的故事,当我们再次见到康纳的时候,她已经到了一定的年纪,她有很多的怨恨,经历了很多的挫折,这样我觉得重来一次很有意思。



新人类出场

新一代守护者:格蕾丝



与前两部相比,《终结者:黑暗命运》增加了一位全新的角色格蕾丝。在电影里,她为了保护人类丹妮·拉莫斯,与REV-9展开了一场场厮杀。每一场对抗都是针尖对麦芒,场面十分火爆,动作戏更是不拖泥带水。最后她与T-800、莎拉·康纳联手,一起守护着未来的希望。


麦肯兹·戴维斯(饰演格蕾丝):我没有特意挑科幻电影来演,只是正好在《黑镜》和《终结者》里都有角色,而且是截然不同的角色,在科幻片里可以有无限的想象,不需要受限于任何现实。格蕾丝吸引我的地方是角色很有挑战性,试镜阶段,米勒就带我去工作室看这个角色的视觉设计,好让我了解她是什么样的一个人,可以怎么来规划这个角色,我当时简直不能相信他觉得我能演这个角色,之后就被激起了好胜心。



新一代反派:REV-9



REV-9仿佛是《终结者2》里T1000和T800的融合体。液态金属从水银质感变成如今的石油质感,体现着特效进步也让其更具侵略性。“刚柔并济”且能分身战斗的创意,也使REV-9的动作设计与系列前作所有终结者都截然不同,它就像是一个“T1000+毒液+《黑客帝国》中双子病毒”的综合体,堪称终结者全系列最强。



加布里埃尔·鲁纳(饰演REV-9):关于REV-9最初的概念被画成了巨大的海报,但在银幕上的成果和当时的设计已经截然不同了,但是我仍喜欢它的新的元素,特别之处在于你这次可以“买一送一”看到两个“终结者”,应该说是很划算的。我尽量让自己的角色强悍、凶狠,但永远不可能像阿诺一样,米勒一开始就问我,我见过你演的打斗戏,你能打但是你动作快吗?最终他真的考验了我,有天晚上我大概跑了20次的200米冲刺。



两代终结者对话


 

新京报:T800觉得REV-9表现怎么样?REV-9对T800有何话说?

    

阿诺·施瓦辛格:我一直认为选角是电影里最重要的事情,鲁纳演这个角色非常明智,我知道米勒肯定看了几百个演员才选到这一个,鲁纳演得很好,很有亲和力,面带微笑,但一秒后他就会弄死你,这种情绪表达很恐怖,很危险。同时,他的动作戏很出色,像体操运动员。又有点像铁人三项运动员。我看到他演很多动作戏,觉得很惊叹,就跟自己说能回到他这个年纪就好了。

    

加布里埃尔·鲁纳:当我知道施瓦辛格要来片场的时候就马上把日子标出来了,我从小就看他的电影,知道他要来参演,我想要竭尽全力表现,能让他为我感到骄傲。

我第一天在片场看到他的时候,他和化妆师Suzanna在一起,她正在请他在一张照片上签名,这、是suzanna的父亲给阿诺化妆的照片。我觉得天哪,太神奇了,他在电影界干了这么久,用过的化妆师都不止一代人了。

在对打的时候,我要拿我的钢剑捅他,当他以T800的眼光看着我……一方面我在认真工作,另一方面我心里还藏着一个小孩在说“天哪太棒了”。而他总是很谦逊、和蔼,随叫随到,不管什么时候如果我们要排练一场打斗戏,他总是马上就位说“需要我怎么样,来,我们练吧”。

    

阿诺·施瓦辛格:谢谢,鲁纳除了是个出色的演员外还是一个很好的人,而且他国际象棋也下得很好,一直在试图赢我。

    

加布里埃尔·鲁纳:“试图”,关键词是“试图”。

    

阿诺·施瓦辛格:他输了三盘。我只输了一盘。

    

加布里埃尔·鲁纳:你只下了一盘。真的,谢谢您。

    


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

编辑 许乔洋  校对 赵琳